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

小企业欠巨债之后……

2018-04-08

小企业欠巨债之后……

2018-04-05 10:08来源:一见财经银行/贷款/房地产

原标题:小企业欠巨债之后……

未来?好像没有什么未来

这是「一见财经」第74篇原创文章

中国的小企业就像漂泊在大洋中的小船,随着经济发展的浪潮或进入高潮或跌入低谷。

从2008年到现在,中国经济经历了从扩张到收缩的周期,既有4万亿人民币的强刺激,也有这两年空前严格的“去杠杆”。

在每一个周期中,有中小企业成就了辉煌,也有的奄奄一息。

下面的故事来自于知乎,讲述了很多中小企业在经济浪潮中起伏跌宕的命运,绝大多数企业被债务拖垮。

发于制造业,死于高利贷

先说总量吧,目前家里欠债6000万+,其中银行债务1000万左右(其余的是民间借贷)。我个人欠银行按揭都还有270万+,家里每年不算民间的话,光银行利息接近70万,目前一年收入50万,已经入不敷出……

1、故事的开头

我家里算1.5线城市,小时候父母一直做生意(现在的标准算低端制造业吧),虽不至大富,但也算不错。

1993年家里自己修了一栋5层楼的房子,既用作厂房,顶楼也用来自住(现在我们称为老厂房)。后来就买了家里的第一辆长安车,2002年左右又买了雅阁车。那个年代,每年能剩下10万左右吧。

我小时候成绩一直很好,靠自己的成绩考上了好的初中,好的高中。在高中的时候就有人喊我“板哥”(寓意家里是老板)

2、相应政府号召扩产

2004年的时候,家里做了一个重大决策,响应政府号召,去新区拿了几亩地,以及修建新的厂房。

我父母很纠结,因为土地虽然便宜,但是和着建厂房的钱大约要200万,那时候家里拿不出这么多钱,只能贷款或者借钱。

刚开始觉得风险太大,那时候真的很保守,从来没贷过款。但是后来在同行朋友等的劝说下,还是去拿了地,建了厂房(我们称为新厂房,4000多平米)。

2005-2006年是家里第一次感觉穷的时候,因为又有银行贷款,又有朋友借款。我在2005年考上大学,是全国仅次于清华北大的大学。我去东部城市读书的时候,后来才知道,为了我6000+的学费,住宿费,父母把所有口袋的钱都找遍了才给我。

3、每年能挣100万

因为建了新的厂房,引入设备。以及政府规划中,产业集群发展,上下游都在一起。我们家从2006年起,基本上每年都能挣上100万的钱,用了1年的时间还上了贷款和朋友的钱。又存了一些钱。

当时,我在大学过得也很舒适,努力读书,心无旁骛,也想过回家接班这类的事。

2009年大学毕业,因为种种原因回到了家里的城市。找了一份银行的工作,一年几万的工资,开始上班。

我工作不久,父亲买了一辆100万级别的豪车,近乎全款买了一套叠拼别墅,上下共6层,一共两家人,我们是1-3层),价格不高,250平米,也就100万左右。

2010年底,家里给我买了一辆50万级别的车,本来是打算买X5、Q7或者卡宴之类的,因为考虑到我在银行上班太高调,而且我工资也就6-7万,养车都养不起,就“下调标准”买了50万左右车……

看上去其乐融融对不对?是的,确实其乐融融,又买车,又买房。其实积蓄也不太多。不过因为生意比较好,认识的达官贵人也越来越多。

2009年,我爸认识了当地的一个大老板,做房地产的,非常成功,差不多是我家附近的前3名吧。父亲跟他接触了很久,逐步发现,原来制造业真是赚点辛苦钱,比房地产差远啦。

4、高利贷盛宴

从2010年开始,因为4万亿的推动,房地产市场大火。那个老板就找我父亲短期借钱。利息3分左右,从来都是几个月就还了本息,父亲从100万开始借,后来发现很有赚头,又找朋友筹钱去借给他。

比如找朋友借钱就1分-2分的利息,再3分借给他,中间还赚一点差价。

这段时间房地产是真的好,对方总能还钱,一算账,比自己做生意赚得多得多,后来把老厂房,新厂房,家里的小叠拼别墅全用经营制造业的幌子放贷款,大致贷了700多万,可以说赚得盆满钵满。

当时赚钱有多容易?我们在2012年就购买了新的房子,用的我的名字,一套独栋别墅,价格差不多500万(按揭了330万),也是我目前唯一的房子了。

我在2013年结婚,光结婚戒指、欧洲旅行、香港旅行、婚礼,一共花了60万不止,我那时工资也就10万左右吧……

结婚了父亲马上给我老婆买了一辆50万左右的车(不过车贷有33万),更刺激的是2011年就在三亚买了一套100万左右的房子,后来住了2年不舒服,2013年买了换了一套150万左右的新的三亚的房子。

另外,父亲还在那个房地产老板建的商场里买了一套500万的门面,其中贷款300万。

2013年,家里开始装修别墅,装修近2年,又花了将近500万。

5、被高利贷拖垮

地产的火爆大致在2013-2014年左右就基本结束了,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严冬了,那个老板做了人生中最失败的投资,用了近10多亿建了一个商场+写字楼+酒店的商业地产。

这个项目,酒店他自己经营,其余的或租或卖,父亲因为投资的收益,已经完全没有了风险意识,所有的资产全部都贷款,所有的现金全部都借给他。

截止到2015年9月,大老板大概借了我们1亿,我们的成本差不多6000万,其中银行贷款1500万左右,自己多年赚1000-1500万左右,找民间朋友借的高利贷3000万左右。

钱来得太容易了,父亲也直接关闭了经营了30多年的制造业,解散了工人,把新厂房,老厂房租出去,大概收30多万的租金。

天有不测风云,后来,那个老板的商业基本卖不动,又各种决策失误,出租情况很不理想,那个老板的资金链断了2015年9月,老板正式告诉我们,还不起钱了……还不起钱了……还不起钱了……就这样,父亲也傻眼了。

父亲借的民间贷款基本是20年以上的朋友借的,催我父亲虽然厉害,但是还不至于告到法庭。但是银行贷款呢……老厂房100万,新厂房480万,门面300万,原来的叠拼别墅120万,新别墅的按揭330万,车贷20万,每年的利息差不多100来万,而我们的收入只有租金,我们的现金流也快断了。

2015年,我被部门提拔了,当了一个小小的主任,收入也差不多一年17-18万,尽管按揭是我的名字,但是从来都是父母还款,不是我自己还。

为了弥补现金流,父亲用我的信用去各种小银行贷款了70万……勉强过了2015年6月到2017年底的困境。

后来,家里卖了原来的叠拼别墅120万,卖了三亚的房子200多万,把我的70万还掉了,把门面贷款的300多万逐步减少到200万左右,父亲的100万的车也卖了……

进入2018年……现在我身上按揭还剩下280万左右,父母还有新厂房480万,老厂房90万,门面200万。

现在父亲和我商量,我自己想办法还按揭(每月2.3万),他去解决其他的利息。再后来,很多朋友也开始逐步起诉父亲了,毕竟除了银行,还有3000万的外债啊。

6、未来?好像没有什么未来

我一直期望好的情况出现,一方面,那个房地产老板的商业在不断寻求接盘方,政府也在想办法帮忙,这个项目毕竟也算一个小地标项目,完全死在那里也影响形象。

另一方面,有一个很好的消息,新厂房最近1-2年要拆迁了,可能会有2-3千万的拆迁款,正好可以还了所有银行的欠款,以及部分民间的欠款。

但现在,我们还在熬,winter is coming !我每月都在到处筹钱还按揭,养孩子,父亲则在拼命还到期的利息。

这种不知道下个月能不能还上利息的日子,我已经过了2年半了。这种生活太累了,压的喘不过气。我抽烟也越来越多了,白头发也越来越多了,胡乱的消费越来越少了,手机也不追新的了,一个手机用2年也无所谓了。

这两年怎么过的?实话说,我也不知道怎么过的,作更多的噩梦。有时觉得家也不是自己的,是银行的……没有安全感,完全没有。

有时候 ,上班也怕父亲的那些借钱的人到我的单位来催债……也怕还不了银行以后,银行找我催债,或者起诉我……每个月计算着日子,什么时候到还款日,还款的钱在哪里,落实了没有,账户上存款基本没有超过1万的时候。

这2年多也看明白了很多事,没有别的感想,只想说:有多大能耐做多大事,人活得舒坦比人活得表面风光,内里恼火或许更好!

欠款三亿

五年前左右的事了,那时我还在上高中,我爸被朋友和政府忽悠贷款三亿置换了新的厂房,结果销售额跟不上来资金链断裂,砸锅卖铁还了一亿,还有两亿还不起。

当时我爸的那个朋友还“好心好意”的想要收购我们家公司,我们家的商标也是知名品牌了,祖辈传下来的,也能值个上亿,我爸当时也真的绝望了,同意了他朋友,当时这事都快谈成了

不过后来,这个所谓“朋友”的过分举动让我妈把买卖坚持下来了。当时我们家就建在工厂里面,谈收购合同时我爸就和他朋友说能不能缓两年搬家,毕竟手头也没钱,上哪买房子?

结果这平时和我爸好的不要不要的朋友,到这时候连这种小小的要求都不答应,必须立刻搬走。我妈也是硬气,一听这话,咬牙和我爸说:“咱们这买卖,你也别卖了,我来干!”

说实话当时我马上高考,听说家里欠这么多钱,根本没什么心情考试。感觉什么都无所谓了,很绝望,甚至把希望放在彩票上,一次几十倍的倍投,就希望能中个几亿还清债务。

后来我妈努力去各种地方学习,找关系,上银行哭着求情延缓利息期限,咬牙坚持,最后挺了过来。

现在企业销售额一年五个多亿,纯利润十个点,而且还处在快速上升期,债务也还清了,去年有资本方还给我们家估值十几亿想要融资。

一个事故欠款300万

我爸14年工地事故,一个工人死亡,赔偿100万导致资金链断裂,加上高利贷,工人工资之类欠债300万。

我们家不是富贵人家,没房没车,2014年春节看清世态炎凉,兄弟反目后,我爸顶住压力,继续干工程,目前剩下90万债务,前途依旧光明。

所以,欠债不怕,别跳楼,别自杀,好死不如赖活着,还的上就还,还不上跑路(心里话,但是也被这种人坑死过)

高利贷拖垮一家企业

现在家里还欠两千多万,因为家里企业运营不好导致的,本来家里生活挺好的,生意每年有百万上下的利润,父母也都有国企和公务员工作,家庭生活还是不错的,当时还送我去美国读大学。

开始感觉事情不对是我还在美国念书时,虽然自己也在打工,能赚一些生活费,但大头如学费(几万美金)还得靠父母支持,本来父亲每次要交学费前都会提前把钱转给我,但有一次,快交学费了,还没有钱,打电话问父亲,父亲说这几天忙,过几天就转给我。

结果一直到了交学费期限一周多以后才转来,开始觉得不对劲,过了几个月,快毕业时,父亲突然打电话说,要不就留在美国吧,别回来了。

以前父亲一直是想我回家来接手企业帮他,突然说不要我回来,感觉有点奇怪,后来细问了母亲才知道遇到经济不景气,家里企业大幅亏损,撑不住了。

这个公司是父亲运营了几十年的企业,父亲视它如孩子,不肯让它破产,所以通过贷款,高利贷和信用卡透支各种方法维持运行,家里已经背负巨额债务了。

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好青年,怎么能在父母处于危难时自己全身而退呢,毅然决然地回国了。第一年基本帮家里处理各种事物+考虑自己的未来。

后来,父母被银行起诉了,工资都被自动扣除到贷款账户,只有2000一个月,家里经常遇到现金流问题。父亲甚至把家里的车都卖了,从一个开宝马的成功人士,变成一个骑电瓶车的市井小民。

那段时间我还不太能接受,从来不肯坐父亲的电瓶车,宁可老远的路走着去。第二年我就去某东方当了托福老师,一年收入十五万上下,平时用度都比较节省,经常接到父亲的救急电话,但凡有点余钱都补贴家里的企业了。

那段时间父亲也是各种辛劳,每天都只睡四五个小时,头发也白了,看着就心疼。由于父亲之前为了维持企业运行,套现信用卡还有很多债务,而现在银行很无耻的一点就是会把信用卡帐转卖给财富公司,而财富公司讨债无下限,通过各种公民信息买卖知道我的电话、工作地、地址、甚至是身份证号码。

有段时间,我经常收到骚扰,一天给我打二十几个电话,然后还不停给我工作的某东方各个校区打电话,还打给人力,不停骚扰我的工作生活。

平常我不喜欢的人向来不理会,但为了父亲不被起诉或者被公安调查拘留,每天和他们交涉,持续了一个月,然后通过自己存钱+借钱的方式帮父亲把那几笔债还上。

但是,基本还完一笔又会有下一笔催债的,慢慢地学会了怎么和这群人周旋,后来国家打击公民信息买卖,这些讨债公司才消停了。

父亲后来上了政府黑名单,成为了所谓的“老赖”。其实电视上看到有关老赖的新闻我都是很痛心的,谁有钱愿意这样欠着各种不方便,连高铁飞机都不能坐。后来其实是能证明自己无偿还能力的可以宣布破产,抵消债务,但是父亲不肯,那样债是抵了,但一生心血没了。

他坚持要把钱赚回来还上债,要让家庭的物质生活再次富足起来。

去年,又因为环保方面的问题,父亲将企业关闭了,打电话来和我说时很消沉,一直通过不断借钱的方式来维持的企业最终还是要关掉,感觉一生心血没了,还觉得因为他的一意孤行拖累了我和母亲。

| 素材源于知乎,感谢敢于分享的人,一见财经整理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